中国最大的图书批发网站
[首页] [写手之家] [非常SOHO] [SOHO秘籍] [SOHO撰稿] [最新约稿] [编辑心声] [付费方式] [本站社区] [留言板]

写手之家
非常SOHO
SOHO秘籍
SOHO撰稿
最新约稿
编辑心声
SOHO设备
才华SOHO
即时新闻
关注稿费
寻求出版
SOHO创业
诚征书稿
承建网站
soho计划
开家书店
强力推荐
新书推荐
编辑在线
媒体诚聘
传媒有约
写手推荐
SOHO资讯
杂志征稿
报纸征稿
网站征稿
写手教程
混在北京
真我风采
电子商务
名人在线
创业导航
书店指南
网站建设
soho创业经验
soho投资融资
版税出版您的书稿
招商合作
品牌营销
媒体资源整合
最新创业项目
代写代笔
软文推广
sohozones全球报道
新媒体运营
创业动态
soho财富故事
soho创业指南
域名财富故事
自由职业者
soho创业经验
24小时内付稿费公众号
图书批发货源导航
图书营销手册
大众出版
出版产业观察
书业人物
SOHOZONES免费环球资源
SOHOZONES免费赚钱资源
SOHO理财
SOHO健康顾问
SOHO网上创业
SOHO房产
SOHO教父
SOHO居家办公
SOHO成功人士
SOHO财富故事
SOHO文化
SOHO美食
SOHO教育
SOHO科技
SOHO网上社交
寻求发表
爱情故事
soho财富故事
soho创业指南
书商财富故事
出书巴巴
写作变现致富
创业商机
百万版税求书稿
日本女友爱情故事
外贸SOHO
SOHO百万富翁计划
爱上写作
电子书免费阅读
靠谱淘金计划
创业邦
免费分享
现金大派送
稿费认领通知
soho博客
生财之道
一本万利
soho投资指南
soho致富攻略
soho淘金启示

 


·电话:010-51662125
·手机:13011807335
·OICQ:652155904
·电子邮件:sohozones@126.com
·通讯地址:北京朝阳建国路15号
·邮政编码:100024
--管中心理
请您留言



浏览总人数:
今日浏览总人数:
昨日浏览总人数:
本月浏览总人数:
上月浏览总人数:

摩羯女和白羊男没关系
作者:SOHO特区网 -上传日期:2022-1-8
摩羯女和白羊男没关系

刘树英

这是一段正在沦陷的爱情,登高回眸,不知是该频频回首还是不堪回首。如今,它开始冻结在我的记忆里,是触也触不得的内伤,却又是一个多么难忘的情思啊:有迷恋梦幻的轻笑,有无奈困惑的忧伤……都要湮灭在一个女孩子的心里?

摩羯座女孩的坦率

浴室里的灯光是桔黄的,朦朦胧胧,带着与生俱来的一种暧昧,却真的让人觉得温暖。

冷香红在镜子面前一点一点把自己脱光,再把脱下来的衣服一件一件叠好,整整齐齐地放成一摞。抬起眼睛,与镜中的那个一览无余的摩羯座女人对视,23岁,应该还是很年轻的吧,但香红不是,做了大老三年的情人,好像心都已经老了。

近来真的是胖了,镜子里的自己有了一些饱满和丰腴,捏一捏腰,居然有一把的肉,橘皮脂肪都出来了,想想难怪查清上次大叫着要督促她减肥。就是这个查清——巫婆一样的智慧女人,她曾经对香红很神秘地说:我个人的经验是,白羊男很可爱很棒,在一起也很惬意,但是不适合,无法长久,最后会留下遗憾,还不如没有开始过,哎……

香红裹着宾馆里的毛巾被,赤着一双脚跑进房间,陈道正倚在床上抽烟,发现香红的那一霎,他的眼睛明明白白跳出几丝不安还有慌乱。

香红什么也没有看见,猫一样无声地俯下身去蜷到他的身边。

香红知道:白羊座的陈道有老婆,但谁也没有规定陈道就一定只能和老婆做爱,一生一世地去面对同一个身体,同一张脸孔,总会有一些的厌倦吧?更何况,这个世界上也会有像冷香红一样不安分的女人,总会专门在别人的丈夫离别人一丈以外的地方去引诱他。

冲完澡出来,陈道已经穿好了衣服在继续抽烟,他对香红说,——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坦率的女孩子!

坦率?这是摩羯座女孩的坦率?但是换一个词应该是“贱”吧?香红心里说,手上却若无其事不停歇地用毛巾搓着湿湿的短发。

其实,男人们总还是喜欢那些嘴巴里说不眼睛里说要的女人,那样的女人让他们有种要去征服的感觉,哪怕是虚假不堪的,也总比投怀送抱唾手可得来得美妙。

擦干了头发,香红在床边蹲了下来,靠着陈道的头说话。陈道其实是个很普通很普通的男人,但香红喜欢,就因为喜欢,香红才肯如此地待他。做了大老三年的情人,大老每次拉着香红上床,到最后香红总是忍不住流泪,没有理由的眼泪溪流一样顺着眼角流入发鬓,无声地落到床单上。久而久之,大老就不再要和香红“做功课”了,大老倍感凄凉地敲着香红的头说“你不爱我!”香红默不作声,很响地嚼着手里的开心果,无所事事地一脸无辜,大老的话就像窗外的流云,一点儿落不到她的心里去。

如果以后你真的肯去爱一个人,你就会为他做任何的事情,渴望他的每一部分!——看来大老说的是对的,但他没有想到那个人会是他认识的陈道!香红知道,香红从一开始见到陈道就知道,陈道身上有一种东西让香红觉得莫名的亲切,无法抗拒,能一下子渗到她的心里去。女人的直觉永远是十二分的准确,今天来见陈道之前,香红就有种强烈的预感,她和陈道之间一定会发生些什么,如果她愿意,那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是我引诱了你!”香红对陈道说。她知道陈道心里不好受,陈道和太太感情不错,前几天还刚刚庆祝了他们的结婚纪念日,如果不是香红,断然是不会出现今天这一趟“情感走私”的。用陈道的话说,出差在外,有些场合偶尔也会去去,但像今天这样的,却还是第一次!香红明白,他们从见面到吃饭再到宾馆到床上,其实有很多的机会可以使事情停止或者完全改变一个方向的,但摩羯座的香红不!香红放纵了自己,任性地让所有事情顺流而下。

“你和我以前很喜欢很喜欢的一个人很像!”香红告诉陈道:“噢!原来如此!”陈道佯做的失望里面明显地夹杂着一种如释重负。香红忍不住地想笑,她知道陈道怕的就是她对他有了感情,拿得起,放不下。其实陈道真是多虑了,香红不傻,刚才在吃饭的路上,香红还教育陈道说,那种逢场作戏的女人可以偶尔来往,要是那种很容易当真的女人可千万别惹!自己是哪种女人,香红没说,也许就如陈道的希望,她也只是个不堪寂寞的女人罢了!

站在窗口向外观望,天色阴霾,有几分下雪之前的寒冷。12月了,也应该下雪了,从南方来到北方,香红最喜欢的,就是北方冬天的雪,铺天盖地的让人忍不住去欢呼,飞扬的大雪可以掩盖所有不洁净的东西。

“我去办公室一趟,你好好休息!”陈道接了办公室的电话穿上大衣匆匆地跑过来拥住香红。香红靠着陈道,头在他的肩上蹭了蹭,没有说话,刚刚洗过的头发蹭得陈道脖子痒痒。

“好好睡一觉,说不定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是大雪飞扬了!”陈道的手滑过香红的脸,放心地走到门口,香红一动不动地站在窗前,幽幽地说了一句:“你走出我的视野,我的心里就已经大雪飞扬!”

已经要出门的陈道回过身来望着香红,很不舍的样子让香红心里一热,香红定了定神,仰起头去看他,特意一挑嘴角做了个鬼脸,“走吧走吧,别管我了!”

门响了一下,香红再次回头,走廊里空空如也,电梯的门刚刚关上,香红看见的是一个让她忍不住心动的背影。

过了季的女人和过了季的衣服

陈道一走,香红就穿上大衣,打车直奔丰联广场,她要替陈道买一双袜子。陈道的皮鞋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把好端端的一双白袜子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像个大花脸。

站在男士用品的货架前,香红有一些心虚,她还从来没有为谁买过这些很贴身的东西,但一想到陈道,她又忍不住踌躇满志起来。她偷偷往周围瞟了一眼,买这些袜子、内裤的,多是一些年轻时髦的小姐,她们的表情一看上去就是帮男朋友挑的,那样的气氛感染了香红,香红放松下来,一只手下意识地把玩着钱包,另一只手饶有兴趣地挑着一双一双的袜子。

“小姐,是替朋友买吧?这个牌子很好的!”看香红拿不定主意,一边的导购给她当参谋。

“这个——好吗?”香红拿起袜子,虚张声势越发的没有了主见。

“这种颜色很好的,呃——他有多大年纪?”

“嗯!属兔的,三十多!”香红流利地回答别人的时候心里充盈的那种喜悦吓了她自己一大跳。陈道?那是别人的老公!怎么在她自己的口吻里就像是她的一样。

“四种颜色都要!换着穿嘛!”香红一下子买了四双,像个精明能干很会持家的小主妇。

“谁这么有福,让我们香红变得这么贤惠?”一个夸张的声音在冷香红身后响起,是查清!

“哈哈!小妮子春心动也,老实说,爱上谁了?我给你算算!”

查清是个星座爱情专家,成天地研究那些星座星相,像个吉普赛女人,不过这两天好像心情不错,看来她这个水瓶座和她那个新认识的双鱼座真是如鱼得水。

“没有!我是顺便帮一个朋友捎的!”香红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心中暗暗庆幸自己买的不是内裤,要那样就死定了。虽然查清是她最好的朋友,但她也不愿意让她知道陈道,陈道只会是她自己心底的秘密,她愿意为他终生守口如瓶。

“圣诞打折热卖!陪我逛逛睡衣店!”查清拽上香红。

香红的朋友中,好多人买睡衣都找香红,好像香红在这方面具有独到的眼光,用查清的话说,就是香红挑的睡衣很有灵性,穿在身上有人情味,让人打心眼里喜欢。

查清跑到试衣间里试她要的睡衣,香红替她抱着大衣在外面溜达,一件耀眼的大红丝绸睡衣映人眼帘,她停了下来,忍不住拿起睡衣来细细地看。她还记得她从前对查清说,“以后哪一天要是我真的结婚了,送我的礼物最好是件大红的睡衣,红艳艳的,够喜庆!”一边说着,一边脸红红地偷偷想像初婚的夜里,滴血的“女儿红”落在大红的睡袍上,是怎样的惊心动魄。说那些话的时候,她还是个大一女生,但是现在?做了别人情人的女人,纵然再有千般的风情,也不过就是像眼前的睡衣一样应该打折出售了吧?

“这么艳的睡衣?穿给谁看?那么好的风景没人欣赏,太浪费了!”查清看见香红手上的睡衣,大发感慨。

“总会有人看见的吧!”香红淡淡地应付着查清,心里无比清晰地浮现出陈道的脸。

回到房间,香红换上睡衣,想象着陈道见到了会是什么样的表情,他应该是不会惊讶的,过了季的女人和过了季的衣服一样廉价……这件红色的睡衣无非是另一个轻浮放纵的摩羯表现吗!?

正在沦陷的爱情

陈道进来的时候,香红已经醒了,但她依然闭着眼睛,趴在床上。陈道的脚步很轻,蹑手蹑脚的样子让香红想象出他在家里一定是个很模范很体贴的丈夫。“终究是我不好,好端端地去引诱人家!这就是摩羯女的本能吗?”香红在心里揣摩着、叹息着,把眼睛睁开,看着陈道。

“喏!看见我买的袜子没有?”香红鲤鱼打挺地坐起来,怕自己心里的伤感会忍不住地外泻,连忙以一种快乐的声音去告诉陈道。

“傻孩子!”陈道说着香红,却在床边很爽快地换上新袜子,香红靠在床上很怡然地望着陈道。关于陈道,很多人都跟香红提到过,说他现实,说他会交易,说他会混事……但总有一些真性情的吧?香红想。陈道种种的传说,真正让香红看中的,就是陈道那一点真性情。

晚上的音乐会陈道的太太要来,七点半开始六点半香红就催着陈道下楼。陈道当着香红的面说我老婆如何如何的时候让香红有几分感动也很欣赏,陈道再拉香红下楼吃饭的时候,香红坚决不去,“多陪陪她吧,两人世界应该很浪漫的!”香红说得很真诚也很由衷,她自己心里比谁都清楚应该怎么面对。这个世界上,有些女人是天生只能做情人的,而做情人,她冷香红绝对通情达理,百分百合格。

到音乐大厅的时间,香红比谁都早,她站在大厅中央的观光电梯里。从透明的玻璃里望出去,陈道的太太真的很漂亮,笑起来的时候很甜很甜,香红随着电梯上上下下,一遍一遍地看人群里陈道笑语飞扬娇妻如花,心里静得像一池幽蓝的湖水。

所有的人都进了场,香红才从电梯上下来,在黑暗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回到酒店,洗完澡,香红关了所有的灯,一个人靠在床上,呆呆地望着天花板,回味白天这个房间里发生的一切。

此刻的陈道也已睡了吧?香红极力不让自己想他,却终于无能为力。只好拧亮台灯铺了信纸要给他写信,写来写去只写了一行——凌晨1点,我在想你!就不知道该怎么继续,想起包里还有查清的一包烟,连忙拿了出来,点燃了一根,狠命地吸了一口,呛得脸都红了,香红是从来不吸烟的,但是现在为了陈道她愿意一夜成瘾,她必须看着手里的香烟燃成灰烬,才能强迫自己想念陈道的心一点一点平静,慢慢死去。

敲烟灰的时候,看见烟灰缸里还留着两个小小的烟蒂,是陈道的,香红捡了起来,拿在手里忍不住嘬了一口,一下子就想起陈道的吻,有一点点冰凉的吻。

那一种冰凉的感觉蔓延到香红的心里,就像香烟那小小的火星,一下子将香红点燃。香红跳下床去,拨通了查清的电话,“查清,告诉我,摩羯座的女人和白羊座的男人最后会怎么样?”

“你怎么了?”查清睡眼朦胧,电话里还能听见她那个双鱼座的哈欠声。

“我——没什么,心血来潮,随便问问!”香红冷静下来。

“哈!我知道了,你是不是爱上白羊座的什么人了?”

“没有,真的没有!”

“真的?不过摩羯座女和白羊男好像都没戏,我想想!对了!你们的关系就是什么关系都没有;特别是摩羯女孩的白羊仔情人没戏!”

“噢!谢谢!”香红放下电话。

的确,对于陈道,她是不该有爱的,那么幸福那么美满的陈道她怎么可以去伤害他?哪怕只是一种可能,哪怕是以爱的理由!至于恨,那更不会舍得!也许原先就只该是陌路的。可是如果不应有爱不应有恨的彼此已经在猝不及防中有了开始?

香红打开了房间的门,赤着脚站在窗口,这个城市的污染严重,天上早就没了星星,只好看楼下夜色里来往的车水马龙,满地的烟灰,衬着脚趾上还残留的蔻丹格外香艳。红色的睡袍飘来荡去,像一朵深夜里盛放的罂粟花,无限迤俪的风情却只为了空洞无涯的黑夜。

早上八点半,陈道打来电话,“昨夜睡得好吗?一个陌生的地方睡得不习惯吧?”香红看着地上长长短短的烟蒂,慌乱得不知说什么好。桌上自己夜里每隔一小时写给陈道的信,最后一句是——相思如烟,寸寸成灰。香红终于什么也没有说,觉得陈道的声音恍若隔世。太阳升了起来,一屋子的阳光灿烂,换下来的睡衣在太阳的照耀下流光溢彩,光华四射,仿佛要填补昨夜所有的寂寞,而生命的华美却已经注定了要在不堪的等待里消逝殆尽。香红收拾了自己的东西,走出酒店,她从本子上撕下了陈道的名字和电话,撕得粉碎,一扬手,雪花纷飞。 

纵然撕碎了关于他的讯息,但有些东西是终究撕不碎的。香红在酒店保洁工的监督下,顺从地弯下腰去捡那些纸屑,风吹着香红的头发,让她不得不追逐那些飞舞的梦,香红心里忽然有种撕心裂肺的疼痛,眼泪就从那儿流了出来,一滴一滴落在手背上,衣服上……

“……摩羯女和白羊男没关系!”  香红终于肯在心里说给自己听。
                浏览次数:610-- 发表评论,已评论0次


----上篇文章增肌健美的名家秘诀
----下篇文章恋爱中女孩是很好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