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大的图书批发网站
[首页] [写手之家] [非常SOHO] [SOHO秘籍] [SOHO撰稿] [最新约稿] [编辑心声] [付费方式] [本站社区] [留言板]

写手之家
非常SOHO
SOHO秘籍
SOHO撰稿
最新约稿
编辑心声
SOHO设备
才华SOHO
即时新闻
关注稿费
寻求出版
SOHO创业
诚征书稿
承建网站
soho计划
开家书店
强力推荐
新书推荐
编辑在线
媒体诚聘
传媒有约
写手推荐
SOHO资讯
杂志征稿
报纸征稿
网站征稿
写手教程
混在北京
真我风采
电子商务
名人在线
创业导航
书店指南
网站建设
soho创业经验
soho投资融资
版税出版您的书稿
招商合作
品牌营销
媒体资源整合
最新创业项目
代写代笔
软文推广
sohozones全球报道
新媒体运营
创业动态
soho财富故事
soho创业指南
域名财富故事
自由职业者
soho创业经验
24小时内付稿费公众号
图书批发货源导航
图书营销手册
大众出版
出版产业观察
书业人物
SOHOZONES免费环球资源
SOHOZONES免费赚钱资源
SOHO理财
SOHO健康顾问
SOHO网上创业
SOHO房产
SOHO教父
SOHO居家办公
SOHO成功人士
SOHO财富故事
SOHO文化
SOHO美食
SOHO教育
SOHO科技
SOHO网上社交
寻求发表
爱情故事
soho财富故事
soho创业指南
书商财富故事
出书巴巴
写作变现致富
创业商机
百万版税求书稿
日本女友爱情故事
外贸SOHO
SOHO百万富翁计划
爱上写作
电子书免费阅读
靠谱淘金计划
创业邦
免费分享
现金大派送
稿费认领通知
soho博客
生财之道
一本万利
soho投资指南
soho致富攻略
soho淘金启示

 


·电话:010-51662125
·手机:13011807335
·OICQ:652155904
·电子邮件:sohozones@126.com
·通讯地址:北京朝阳建国路15号
·邮政编码:100024
--管中心理
请您留言



浏览总人数:
今日浏览总人数:
昨日浏览总人数:
本月浏览总人数:
上月浏览总人数:

风花雪月与我无关
作者:SOHO特区网 -上传日期:2022-1-8
风花雪月与我无关

口述:张立            采访作者:王志成

(一)

第一次见到风花是在朋友的婚宴上,我是伴郎,她是伴娘。我是个相信缘份的人,当人们分别举杯时,我挤开人群走向风花。

风花的笑天真无邪,尤其是那双深如潭水般的眼睛令我的心湿润。风花和我碰杯,正欲举杯饮下,忽然她说:“请等一下,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她从人群中拉出一人,对我说:“他叫艾斯特,是我男朋友。你?对了,你叫什么?”

我飘忽的心瞬间跌入谷底,一种沉重的失落让我失去了自信与风度。我喉头发涩,甚至是失魂落魄,最后只得交换名片了事。我不会怀疑自己喝酒过多,这种感觉与酒精无关,这是一种清醒中的痛苦,源自内心某种追求的破灭。

之后,我便有了莫名的相思:那段如花的岁月是漫漫时间长河中的一笔,突然在我记忆的图景里,总能引起缕缕温馨的回忆,点缀在心灵深处孤独的崔壁上,泛着嫩绿的颜色。夜风吹拂,一首首小诗从壁上轻轻坠落,飘散出空灵可人的韵律。

(二)

不料第二次相逢这么快。

我随经理去南京和一家外方公司谈判一桩进出口生意。对方公司有一批韩国的优质高丽参,因资金周转不灵急欲出手。而我公司早已联系好客户,正好抓住对方急欲出手的心理压一压价,我们与客户的价格已敲定,所以对方价位越低,我们的赚头就越大。

对方有三个人,为首的是一老者,显然是头儿。后面站着一男一女,男的似曾相识,而女的,不正是风花吗?风花也认出了我,在后面冲我偷偷地摆摆手,样子调皮而可爱。

经理与老者谈些什么我一点儿也没有听进去,一颗心和一双眼睛总是不知不觉地飘向风花。而风花不再看我,只顾低低的声音与身旁的先生说话,没错,他就是艾斯特。艾斯特,这个名字和人莫名地让我感到不自在。

最后经理站了起来,与老者握手说:“对,我们都把这笔生意交给年轻人去做。这是我的副手,也是我的全权代表,以后就由他与贵公司打交道。还请您多多关照啊!”经理将我推向前去。

老者哈哈一笑:“后生可畏啊!这是我的犬子,也请您多关照。当然,他将会是我的接班人。”艾斯特站到我的面前,与我握手说:“希望我们合作愉快!”我也彬彬有礼地与他握手,但回答却有些锋芒:“也许会吧!”老者又是一阵大笑,连说:“厉害!厉害!”他又向我们介绍风花:“艾斯特的未婚妻!”风花甜甜地笑着,做小鸟依人状依偎在艾斯特身旁。

我心一疼:风花,多么清纯可爱的女孩子,怎么会是别人的未婚妻呢?她应该尚未恋爱才对。

(三)

和艾斯特谈了几次,没有成功。艾斯特果然老练,摆出一大堆困难不肯让价,我也不甘示弱,一分一分地讨价还价,当然还要做出有诚意的样子,既不能让对方失望,更不能让对方讨去便宜。

拖了一月有余,艾斯特有些沉不住气了。中秋节他约我去郊外游玩,并要我带上女友。我一口拒绝,声明自己没有女友。艾斯特又说,来吧,风花也去,她有礼物送给你。我想再拒绝,但失去了勇气。于我而言,风花的力量不可抵挡。

艾斯特开着一辆大众3000,我开着公司老总的大奔。这是经理的意思,要在气势上压住他们。艾斯特见状对身旁的风花说:“我们的车没他的好,你是不是要坐过去?”风花嗔怪了一声,打开车门,从后座拉出一少女,将她送到我的副驾驶座上,郑重地说:“雪月,我妹妹,刚大学毕业,你要好好照顾她!”还冲我挤了挤眼,有些神秘与得意。

艾斯特的车开得飞快,显然是要和我保持距离。我懒得去追赶他们,就与身旁的雪月闲聊起来。雪月很羞涩的样子,说起话来总是脸红。她甚至比风花还漂亮,但没有风花那一双令人无法抗拒的眼睛。最重要的是我从她身上找不到风花那种既成熟又可爱的气质。

到了目的地,只见车不见人。我感觉上了他们的当,有些生气。可是雪月无罪,所以我只好陪她四处游玩。渐渐地熟悉起来,雪月的话也多了,不再差涩与脸红,还仰着脸问我这问我那。下山的时候,雪月的手顺理成章地穿过了我的臂弯。我皱了皱眉,她没看见。

雪月在心里对我暗自佩服,说起个人的事情,两人的共同语言真是不少,心灵的共鸣真令雪月有点相见恨晚。雪月感到自己悄悄爱上了我,不由得在心里感叹:真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同时我也喜爱上了雪月的清纯与朴实,便劝雪月辞职,与我一起做成这笔生意后,我就独自开办一家公司……我的美妙构想令她心动,心高气傲的她何尝不想让别人为自己打工呢。但是与我相识只有两三个小时的时间,对我的为人处世还拿不准。我也看出了雪月的顾虑。

中秋的月亮使人格外思乡,两人手拉手来到景区的一家酒吧。这是一家具有欧洲风格的酒吧,橘红色的灯光及高级音响里播放着那首伤感的《晚秋》,营造出催人流泪的氛围。酒吧档次不是很高,收费也不贵,人气很旺。

第一次置身这样的优雅氛围,幸福而满足的泪水在雪月眼里打转。毕业后来南京近半年了,她只知道累死累活地打工挣钱,却从未想过享受一下大都市的物质文明,很早就盼望有一个人与自己一起看月上柳梢,一起听雨打芭蕉,盼望了二十三年,现在终于来了。一股幸福的暖流在她心底慢慢地流淌,雪月深情地看了一眼端着高脚杯喝鸡尾酒的我,止不住泪水涟涟。就座的桌台正对着柜式空调,我脱下自己的西服,走过来为雪月披上,轻轻地捂上她的双眼说:“月,你与风花都是好女孩,只怕我是……”

“哈哈……,真浪漫!真动人!”艾斯特挽着风花来了。

我与雪月动情的一瞬被艾斯特和风花看见,艾斯特大笑不已,风花却不依不饶:“妹妹你好厉害呀,才半天的时间呢!”雪月面如桃花,从我身旁跳开。我有心发火,但始终不愿损害一个女孩子纯真的初恋,只好一言不发。

(四)

继续谈判,仍然没有进展,不是我故意刁难,实在是艾斯特要价太高。我感觉艾斯特一直不肯降价一定另有原因所在。

每天下午的某一时刻,我的呼机准时温柔地响起。是小雪月,她似乎陷入了热恋,而我每次总要把她与风花比较,所以总也进入不了状态。她和风花长得太像了。

但我不能不赴约。就如一颗大树无法拒绝筑巢的鸟儿一样,我不忍心如此轻易地惊醒雪月最初的情感。还有一个无法言传的原因,就是我想通过雪月来了解风花,尽管这样对雪月来说十分不公平。

这样又过了一月有余,艾斯特有些支持不住了,也许他没有想到我如此坚持,他几次约我共进晚餐,被我以种种理由拒绝。我不想见他,见到他就会见到风花,这令我难受,对于他们一番好意且一厢情愿介绍雪月给我认识,我并不领情。

几天后,风花单独找我,她一脸诚恳地向我道歉。我故作姿态,假装轻松地说:“没有哇,我怎么会呢?雪月人又漂亮又聪明,我挺喜欢的。我还应该感谢你们呢!”风花看出了我在演戏,先不说话,只用一双如水般的眼睛怔怔地看我。一分钟,两分种,我投降了,说:“你说该怎么办?”

和风花面对面地坐在一家豪华餐厅中,我心乱如麻,良辰美景,只可惜与风花近在咫尺却有天涯海角般无法跨越的距离。风花不谈合同一事,只与我闲聊。我也信马由缰地说东道西,不停地喝酒。风花不劝我,任由我喝得一塌糊涂。

那晚在我的劝说下,从不喝酒的风花一下子喝了三四杯白酒和几杯法国红葡萄酒。走出夜总会的大门,风花只感到心情很爽,哪管眼前的高楼、路灯都在不停地旋转。我架着她上了车,之后她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醒来的时候已是次日上午九点多钟,风花睁开跟一看,发觉自己的衣服被脱在一边,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内衣,身旁显然有男人睡过的痕迹,风花忍不住坐在床上伤心地大哭起来。

听到风花的哭声,我从厨房里出来,过来安慰她,可风花就是一个劲地哭泣,我有点不高兴了:“你又没丢失什么,干吗这么伤心?”

经我这一提醒,风花才发现睡在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竟然没有动过自己,不由得更是大哭,一半是感动,一半是撒娇。我拥着风花动情地说:“花,我是真的爱你,我要把最珍贵的时刻留在结婚那一天!”

风花看似无意却十分巧妙地避开说:“其实雪月挺好的。”我大怒:“你知道我喜欢的是你!爱是不能被代替的。”风花终于流泪:“艾斯特比你早两年,这一切你无法改变。”我不放弃:“可是你能改变!”风花摇头,又说:“雪月其实挺喜欢你,她比我要好……”我打断她的话,推开她,跌跌撞撞地走了。

(五)

我和艾斯特继续接触。经理批示如果对方实在不肯降价就考虑放弃。我之所以坚持与艾斯特不间断地谈判,实在是有可以见到风花的私心所在。要在平常,这生意早黄了。艾斯特的困难总是很多,但都很空洞,说不出什么具体的能打动人的情况,所以他坚持高价无非想多捞一笔,我下定决心不让他得逞。

雪月许久没有来找我,仿佛一下子从这个城市消失了。艾斯特和风花谁也没有提及,我也没有问起。这样也好,我想,避免了更深的伤害。

艾斯特一脸憔悴地开车前来找我。这很反常,平常我们接触均在两家公司以外的第三地,艾斯特的突然造访让我疑惑重重。

艾斯特拿出了合同,我看见他已将价格降至我们满意的价位。艾斯特精心的打扮掩饰不住疲惫与忧虑:“我已考虑好,就按你们的价位签。反正这笔生意对我而言已不再重要。”

这是我始料不及的,我忙问为什么。艾斯特沉默着吸烟,一连吸了3支,手有些发抖。终于他说:“风花走了。本来我们公司也有风花的股份,风花和我想借这笔生意赚来的钱再注册一家公司,所以对这笔生意十分重视,这也是我们冒着风险迟迟不肯签的原因。拖到现在风花终于失望,又恰好她父亲在南京的公司倒闭,她便撤走了资金回了南京。她说她不会回来了,这个城市让她伤心。”

原来是这样,风花,为什么你隐瞒至今呢?事出仓促,再加上我心已乱,没有细看合同的条款就匆匆地签了合同。艾斯特谢过,与我握手告辞。

(六)

我心中熄灭的希望重新燃起,正准备飞赴南京寻觅风花时,经理把我叫去,冲我大发雷霆。原来原先定好的优质高丽参已被调包成劣质高丽参,价格虽然低,但艾斯特的利润不降反升。经理怒吼:“你看看,这样的合同也能签,你有没有长脑子?”我终于看清,有一条很不起眼的条款:质量等级由双方商定。商定个鬼!艾斯特篡改了合同,他用瞒天过海的卑劣手段欺骗了我。

经理熄了火。拍拍我的肩膀说:“老弟,你还嫩了点。这一次不怪你,看来我们要多费些周折用同样的手段对付客户了。”我铁青着脸,一言不发地走出经理室。

虽然这个城市很大,但我们还是不可避免地相遇了。我和经理在一家酒店用餐,只见二楼的餐厅张灯结彩,显然有人在举行婚礼。新人上楼的时候我惊呆了:那笑靥如花的新娘不正是风花吗?而新郎正是艾斯特。更让我难以置信的是,温柔可爱的小雪月穿着雍容华贵的礼服依偎在一名男子身边。我的愤怒中掺杂着对自己巨大的鄙夷:在这出精心策划的爱情剧中,只有我是演技拙劣的临时演员,而他们光芒四射的演技成就了他们明星般的光彩,令整个演出天衣无缝。也只有我可怜巴巴地把人家的精彩表演当作生活的真实。

不可否认,作为一个男人,在这场进出口生意的爱情与金钱的较量中,我输了,而且输得很惨,我甚至无力反击。因为生意场上这些彬彬有礼的卑鄙和龌龊,让我心冷到了极点。

(作者声明:版权授予刊载者,拒绝网摘与转载)

 
                浏览次数:79-- 发表评论,已评论0次


----上篇文章和谐性爱的夫妻进行时
----下篇文章新新婆媳沟通亲近妙方